中国龙猫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高房价有理,这样的代表在代表谁的利益?
2010-03-08 11:14
分类: 杂谈

    每年“两会”召开,总会有一些雷人的声音出现,这一次的“两会”也不例外。高房价不但持续引起国民的争议,不但被写进了小说和电视电影,也通过代表们和官员们成了“两会”的一个热门话题。议题无非是集中在房价过高,高到了连官员们和专家们也无法承受的地步,高到了温家宝总理在2月27日下午3时接受中国政府网、新华网联合专访时表示,“我有决心,本届政府任期内能把这件事情管好,使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使房价能够保持在一个合理的价位。”

     面对国民们异口同声的声讨,一些“代表”们慷慨激昂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3月2日,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地产500强”百步亭集团董事局主席茅永红在接受和讯网、中国网联合采访时说,“保障性住房的建设需要两条腿,政府解决一部分,市场方面也需要参与。与此同时,老百姓的住房观念也有待改变,现在很多人买不起房,就埋怨政府和开发商,是有些不对的。”茅委员的一席话立即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由此成为了时代的“弄潮儿”;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锡华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市二十一世纪实验学校董事长张杰庭在谈到房价时说:“北京房价两年内涨到4万/平方米,你们赶紧买房吧,不买就后悔,去年我就这么说了,很多人没听,今年后悔了。”记者问:“那老百姓怎么办?”张杰庭回答说:“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政府有政府的活法,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面对张代表的雷语,全场被雷得鸦雀无声;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化州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宝安分公司经理陈华伟谈及高房价问题时表示,现在房价虽高,但“但没人叫你在广州买,也没人叫你在深圳买,那你回老家买不是便宜点嘛,那你为什么要在广州、深圳买呢?”他说,广州、深圳的房价是偏高一点,“它高,但它有市场呀,有价有市,卖得掉。” 在他看来,既然房地产市场有吸引力,那就没有什么高与不高的说法。他还表示,有钱人不想跟没钱人住在一块,没钱人更不想跟有钱人住在一块。

     应该说,这些“代表”们不迷信不人云亦云,难能可贵;这些怪声能发出来,也反衬出了我们目前所处舆论环境的宽松。但是,这些言论的奇特却让人大跌眼镜。龙猫注意到了说这些话的人,尽管地域各不相同但却基本上都是一些“开发商”。这些言论其实也可以理解,人家搞得不是什么慈善事业,本来就是为了赚钱。在商言商,何况这些房子人家自己也不购买,专门卖给购房者的,当然人家觉得不贵。何止是不贵,简直是太便宜了,如果可能的话,人家一平方卖一亿都是很乐意的。人家最希望的就是拿最低的价钱造成最高价钱的房子,来追求最大的经济效益。商人就是商人,常说“无奸不商”,人家能做到质量和价格童叟无欺已经很不容易了。你没有粥喝,人家有肉吃。道不同不宜谋,和他们谈房价高低,无异于对牛弹琴;希望他们能感到房价过高,无异于希望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希望他们能感受到自己致富得益于国家政策,从而主动地让利于民,无异于与虎谋皮;希望他们能够有“先富带后富”的觉悟和胸怀,能带领大家“共同富裕”,更是有点愚不可及。

     但是,这些言论发出的场合令龙猫很不理解。人家不是在自己所在的那个什么“领域”的“论坛”或者“会议”上发表的,而是在“两会”期间面对记者侃侃而谈的;人家的言论也不是出于什么开发商老总的身份,而是以“两会”代表的名义在发表着人民群众的“心声”。虽然龙猫没有选举过这些人作为自己的“代表”,但人家确是我们的“代表”,这个代表是货真价实的全国人大和政协的,代表证上并没有刻着什么开发商的字眼。不过,他们的言论估计“代表”的只是那么一小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人的心愿,实实在在是人家自己利益团体意愿的真实表达,唯独不代表百姓大众的意愿。民选代表虽然不可能是选民们肚里的蛔虫,但其“言论”和选民们自己的意思居然大相径庭。不能代表人民的意愿的“代表”把持着言论的发言权,估计这也算是中国“特色”。

     龙猫还发现,尽管这些“代表”们分别来自于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彼此之间很可能还互不相识,但是其言论却惊人的一致。这些言论宗旨相同,不但可以“相互调换”场合,而且还很具有“互补性”。除了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房价不贵之外,茅委员说,买不起房子不能怨开发商也不能怨政府,言外之意是只能怨你自己没本事了;陈委员立马就给这些买不起房子的屁民们指出了一条“明路”:谁让你在广州和深圳买了,你可以回自己老家去买啊,那里的房子肯定便宜;张委员不甘人后地提出了“理论根据”:有钱人、政府和百姓应该各有各的“活法”,大家都应该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最好互不干涉;陈委员立马补充:“有钱人不想跟没钱人住在一块,没钱人更不想跟有钱人住在一块”,周瑜打黄盖,大家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阶级斗争”曾经是国家的“纲”,据说“纲举目张”。改革开放后曾经有人说,在中国阶级已经消失了。阶级曾经是不是真得“消失过”龙猫不知道,但是目前这阶级又出现了倒也是社会现实。不过现在不叫阶级了,与时俱进改叫“阶层”了。这陈委员就说出了两个阶层:有钱人和没钱。其实,社会比这个要复杂些,从各种媒体报道整理,这个阶层的金字塔从上到下大致可以分为四层:有权人、有钱人、帮闲、没钱人。有权人是那些官员们,他们口里说是人民的公仆,心里却认为是人民的父母。他们有势,利用这个势很容易转化成既有钱又有权,这就是贪官高发的根源所在;有钱人不一定有势,往往需要向有权人借势,这就是为什么贪污腐败后面往往都跟着一批大款的原因。这些年有钱人体会到了无权的难处,知道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好处,正在悄悄完成钱权的转化,部分有钱人已经进入了各个机构,慢慢也变成了有权人;帮闲是那些自己虽然没钱没权,但是却有一定的自身资源,这些资源或者是“理论”,或者是体力,充当有权人和有钱人的的军师或者打手;没钱人必然同时没权,他们人数上虽然占社会的大多数,号称是国家的“主人”,实际上连自己的主人都不是,需要靠别人的恩赐才能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

     房价高不高?估计只要思维没有毛病,都会认为这个价格很高。但是,这个高说穿了更多的是那些金字塔最底层的人发出来的。《蜗居》为什么能有那么大的反响,不是因为它有多高的艺术价值,而是因为它揭示了没钱人残酷的社会现实,才获得了广大没钱人的共鸣。陈委员们的房子本来就不是给没钱人盖的,他们却愿意买,陈委员当然来者不拒了。岂止是来者不拒,人家还得了便宜卖乖,一边数着他们的钱一边说着风凉话。当然,如果这些没钱人真得全都听话回到自己的老家去了,这个陈委员估计也就只有去喝西北风去了。

     龙猫搞不明白的是,这广东和深圳不是陈委员的私人财产,百姓们又不靠开发商去养活,他有什么资格让别人回自己的老家去?如果这个陈委员当了国家主席,估计这些买不起房子的没钱人都应该移民到伊拉克去了。乌鸦还知道反哺父母呢,而这些开发商们百姓把他们养肥了,把他们送到了具有一定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就是这样来反哺百姓的,不但不知道让利于民,还连基本的良心和道德都没有,真是连乌鸦都不如。他们的“活法”不但建立在了剥夺底层百姓的“活法”的基础上,而且还希望这种“活法”能够千秋万世的永远延续下去。全国人大代表、台盟广东省副主委孔令人3月6日直指高房价,“现在的房价哪里只是偏高而已,简直是太离谱了。如果在北京,我们两口子加起来80多年工龄,买不到半套房。我的收入在社会中应该属于中等以上吧,我都买不起,普通人怎么办?现在是三四代人来供一套房,这太不合理了。”看来这也是开发商眼里应该回到老家去买房子的一个合适的对象。百姓斗不过开发商也就罢了,清华大学校长说买不起房子,这海南的省委书记也说买不起房子,莫非都应该回到老家去?温总理说知道蜗居之苦,莫非温总理也应该回到老家去?

     前些年很有一批官员们为了自己的政绩和房产商穿一条裤子,不但随声附和地说什么房价不高,甚至还动用自己手中的行政资源来维持房价的持续走高。也很有一批所谓的知名的“经济学家”和“专家”,虽然在国际上获不了什么有名的奖项,也没有什么能传承后人的研究成果,但人家的“特长”是能找出国内外那些能论断房价不高的蛛丝马迹并发扬光大,有意无意地成为了开发商们的御用文人和孝子贤孙。高房价高房价就能提升我国的综合国力,能提升我国的国防水平?估计是国际的大笑话。

     龙猫注意到了目前风向好像已经变了,经济学家们不但大都断定房价存在泡沫“毋庸置疑”,同时也很有一批学者和官员们加入了屁民的行列,在公众场合说什么靠自己的工资也买不起房子。这些话有多大的的可信度甚至是不是在作秀,龙猫不好说。但是,百姓虽然没有睡在大街上,大都“居者有其屋”,但这是在透支自己的未来和透支几代人的血汗的基础上完成的。目前只有那些开发商们还在苦苦地支撑着“房价不高论”,不过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房价过不了多久就会轰然而跨的。三千元左右的造价的房子卖到三四万,这样的暴利能够长期维持下去才是咄咄怪事呢,建立在虚假信息基础上的高房价殿堂最终必然也会是“豆腐渣工程”。不管开发商们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这都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

     从这些“代表”们的表演,龙猫倒是觉得这个“代表”的遴选机制应该变变了,“代表”不代表百姓的意见也就罢了,总不能走到百姓的反面吧?这些代表们是怎么来的,地球人不一定都知道,但国人却大都知道。尽管好像也经过了百姓们的投票,但无非是上面圈定了一些人,组织一些选定的百姓的“代表”甚至是学生们在这些人的名字上画上个圈圈。实际上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曾经做过一些什么样的贡献,是不是真能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差额选举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大作用。这些代表们的来源无非是官员门和大款,星星点缀几个所谓的来自于民间的百姓。这些代表们的许多提案和百姓风马牛不相及,许多提案雷死人成为公众口里的笑柄,据说一些代表以自己的作用就是“不弃权”和“不反对”而自豪。不是说开发商不能当百姓的“代表”,也不是说三百六十行的那些“状元”们不能当代表,既然是全民的代表,就应该代表全民的利益,不能只顾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也不能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个“花瓶”,必须知道百姓想什么,也敢于为百姓说话。连这个基本觉悟都没有,这个代表估计就没有什么含金量。全国人大和政协不是什么荣誉展览机构,它的代表也不应该是什么为人摆功的奖品,言论更不应该发泄什么个人私欲。由这些“吃馒头举拳头睡枕头”以及得不到人民信任的“代表”们为我们把关,难怪百姓希望的东西没有人说,百姓反对的东西说得很不少。遴选渠道不畅,正是这些“伪民意”泛滥的源头。其实选举代表很简单,让这些代表们到民间去宣讲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起码先和百姓们混个脸熟。和百姓不熟,自己不了解百姓百姓也不了解自己,这算是哪门子的“代表”?

      感受“蚁族”蜗居生活 重庆女政协委员当场落泪

     两会代表委员叹房价太离谱 卫留成称我的工资也买不起房

     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

标签:
  • 浏览: 500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